只有心情
发布时间:2007-07-05 点击次数:


      夜又来了,外面的虫鸣声虽然在风扇转动声音的遮掩下,依然十分清亮,听起来远远近近、此起彼伏,似如潮水。在中国的夏日里也有这样的虫声,或许没有这般响亮,但同样催人遐思。而现在也已是故国的夏日了吧,不知道这虫鸣能让多少在泰华人的思绪飘回国内。

      每至晚上11点钟,点一下电脑屏幕右下角的MSN,总会发现小剑还孤零零的在,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他说:“多么美好的夜!可以上网,可以吃东西。”是啊,的确是十分美好的夜,但我却没有他的“雅兴”,我宁愿听听虫鸣,虫鸣声里,我可以听到故土的声音。此刻想起了那首《宁夏》,在国内的时候,我觉得这首歌是对夏日很好地诠释,而此时此境亦是对它很好地演绎: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面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知了也睡了,安心地睡了,我的心里面,宁静的夏天……”

      就是这意境!只不过,我此刻思念的何止一张脸、一个人。在这样一片草原上(我的学校是孤零零地兀立在一片草原上的),在这样的夜里,远离嘈杂,仿佛一个人的世外桃源,它让你渴望丢掉一切烦忧,只是坐在椅子上,或躺在床上,回忆——回忆那些美好的瞬间,享受——享受这恬静的夜色。

      我就这么坐着,关了电脑,静静地发呆。眼前仿佛在跑连环画,时空转换之间,我的大脑里发生了奇妙的反应,竟有一种沧海桑田之感油然而生。当小涛告诉我,他“五一”前买了什么东西时,我蓦然觉得“五一”这个词这么突兀,有一种陌生又熟悉,久远又临近的难以言说的感觉。刚刚一个多月的时间,却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恍若隔世,这就是时空同时变换后的奇妙反应。

      我时常会由泰国的一草一物,联想到中国,想起济南,想起山大,想着那儿的楼,想着那儿的食堂,想着那儿的澡堂,想着我的宿舍,想着在每一个充满生机的清晨,和霞光晚照的黄昏,我从宿舍到教室,从教室到食堂的情景……

      我从QQ群上了解到,新闻班的同学已经开始忙碌于毕业的事情,卖旧货,吃散伙饭,做纪念册,最后个个离去,这些也曾经是我想象中自己此刻的样子,但事实是,我只是在远方默默地注视着他们忙忙碌碌的脚步。国际教育学院“留守”的四位同学,十分关心我们,真的非常感谢他们,他们也马上就将离开,奔赴异国了,在这里我遥祝他们一路平安。

      不知不觉,我吟唱起小时候母亲晚上给我唱的催眠曲,那个时候,从来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反倒希望自己快点长大。现在看来,我还是羡慕那时候的自己,依偎在父母身边,还有爷爷奶奶,在那些角落里发生了多少精彩的故事,那时候总有一棵可以依托的大树,永远看不到忧愁。或许,回忆总是美好的,而独自一人在外,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要独当一面:自己洗衣、做饭,处理与同事的关系,应付“难缠”的学生……学会照顾自己,还要懂得关心别人。记得刚来的时候,缅甸的老师在厨房里跟我打趣说:“在这呆上一年,回去后,就可以做一个好儿子了?”我说:“对,成为一个好儿子,好职员,还有好丈夫。”说完,大家都乐开了怀。

      就这样,虫鸣引出了我对故乡的思念,对故乡的思念又引出了我对童年的回忆。

      这边的学生真是和中国的有天壤之别,几次气得我要爆,却又隐隐忍住。后来,想想自己在国际教育学院的时候,我们几个男生也经常一起在后面吵吵闹闹的,现在想想,真是不该,一定给老师带来很多麻烦。但反过来想,我们当时的确毫无恶意,反而是越喜欢的老师才越闹腾,这边的学生大概也如此。可是,作为老师,总会有这种倾向:谁更听话,就认为谁是好学生,毕竟他们配合了老师的正常教学,但事实上,听话的未必都学得好。所以,现在我明白了,当过了老师,才知道怎样成为好学生。

      学生很多的时候,我常常在办公室,放一些中国文化方面的影像,这完全是出于自己渴望赢得对方对本国文化的认同。当你独自在海外,尤其是当你担负这样一种神圣的使命,同时面对来自于另一种强势语言和强势文化的挤压的时候,你就会急需要这种认同。中文在泰国发展很快,但是在汉语推广的前线,我深切感觉到,要把中国的文化、中国当代优秀的东西展示给泰国的学生和老师,单纯依靠数量的增长来寻求质变是不够的。如果一所学校同时拥有汉语和英语外教,汉语和汉语老师常常是弱势的、尴尬的。英语对学生的吸引,不是来自语言本身,不仅仅是因为老师的因素,而是由于其背后的文化、经济等等复合而成的莫可名状的东西带给学生的向往。汉语和汉语老师真正想让泰国人完全认同,不仅要靠我们勤奋的工作,还要依靠祖国不断的强盛,令其对中国也产生向往。今天不想说严肃的话题,以后再专门写文章表达吧。

      天色已晚,就此止笔。来泰以来,虽然见闻良多,感触颇深,但始终怠于起笔。大学里,我写了很多“应景文章”,今日也想洒脱一回,任性而书,着实“散文”一番,今天谈的只有心情…… 

[作者:牛聪      编辑:马晓乐     来源:孔子学院工作办公室]

作者:dengjiangtao      来源:国际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