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生活二三事
发布时间:2007-06-28 点击次数:
 


      来泰国已经一个多月了,到现在才能平静下来写些东西和大家分享。这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发生了很多让人非常难忘的事情。如果一直呆在国内,这些经历是连想也想象不出来的。现在将这许多回忆堆积起来,慢慢体味,却犹如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一   “变性”
      还记得刚到曼谷的那天晚上,一番忙碌的手续之后,终于开始领取房间钥匙准备去休息了,而这时,我却哭笑不得地发现,我的身份变成了女的,和我们的美女岳霞分到了一个房间。在国内的时候,就经常听人说,泰国的人妖举世闻名,可是我——一个异国男性,刚到泰国,就给“变了性”这也太荒唐了吧?对于这样的状况,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无奈人家岳霞不干啊;匆匆调整之后,大家很快都去休息了。当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差错会给我以后的泰国生活带来巨大的麻烦和变动,以至于现在想起来我都“欲哭无泪”……

       第二天的上岗欢迎会,大家都很激动地期待着自己未来10个月的新生活,我却开始有种不安的感觉了,因为给我发的胸牌上依然显示的是“Miss”,而不是“Mr.”。惹得其他学校的志愿者不断以怪异的目光看我,当时我就来气,心想:“看什么看!有见过发育成这样的人妖吗?”当然这话也只能跟自己人开开玩笑罢了。后来我突然想起,之前把我分到的学校是庄他武里府的一个女子中学,当时我是欣喜若狂,对着吴剑他们炫耀了半天,但现在想起有些后怕——别再是对方也把我当成女性才要了过去吧?

      下午的学校见面会果然得到了证实,看着来接我的老师一脸的错愕,我也是无可奈何,由于那个学校现在不方便接收男性老师,我只好在姜书记的帮助下,争取临时调换学校,看着周围的同学一个个地被领走,我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我的问题到了最后才解决,一个来自难府的校长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要去办手续。但我自己没底,在心里反复念叨:“难府,难府,在什么地方?离曼谷多远呢?”我对此一无所知。看着那个校长乐得像捡到个宝贝似的笑呵呵的脸,我的心简直都要凉透了……
(注:难府位于泰国北部,与老挝接壤,是广义上的“金三角”地区,距离曼谷有十个小时的车程。)

                                                             二    升旗
      到了学校,我便马上开始了教学工作,虽然平时和老师们交流都是用英语,不是特别畅通,但是由于我学英语有着“深厚的基础”,证据如下:大学的时候,我光英语四级成绩单就积攒了数张,因此普通的交流还是没有问题的。同办公室的英语老师和两个外教都惊讶于我的英语水平之高,因为我告诉她们说:“在中国,我的专业是汉语和教育学,英语是自学的……”呵呵。

      来到学校的第二天,校长要在升旗仪式上向全校师生隆重得介绍我的到来,并要求我向所有的学生说几句话。我当然很激动了,为了这次的发言,我很早就起床开始打扮自己,穿上衬衣,请其他老师帮忙打好领带,然后开始反复默读自己准备的发言稿。其大意如下:“老师们,同学们,早上好,很高兴来到sa school任教,我从美丽的山东大学,美丽的中国来到这个热情的国度,希望能在这里认识更多的朋友,我会尽力教好汉语,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最后希望我们能相处愉快,谢谢!”虽然只有这么简单的几句,却是我绞尽脑汁想了一早上的结果。真正上台发言的时候,由于紧张,可能还忘了一些。最后,我又将从山大带来的礼物——展涛校长和泰国诗琳通公主的合影以及那个孔子像,当众赠送给了校长,校长表示感谢,并“号召”全校师生认真学汉语……事后得知,我是我们中间第一个将礼物这么顺利而且隆重送出的人。光荣地完成了学校交给我们的第一个任务!

                                                               三    教学
      我是我们学校来的第一个汉语老师,可以说是我的到来结束了学校没有汉语教学的历史,刚到的第一天,所有的老师就纷纷跟我说:“张,你总算来了,学生们等你很长时间了!”我起初很高兴,过后看着密密麻麻的课程表心里却犯起了嘀咕,可算是看出学校对汉语学习的热情“如狼似虎”来了。主管我的老师p-an不无遗憾地对我说,很多班级都想学汉语,但是时间有限,只能先给你安排九个班了。因为汉办和泰国教育部门已经事先给他们发了传真,说志愿者每周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18个小时。我当时听到还有这个通知,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了,还是伟大的祖国好啊,替我们想得这么周到!

      我所有的学生都是零起点的,所以备起课来相当轻松,准备一个班的课(每个班一周两节课),然后差不多的模式重复讲九次就是了。这里的学生很可爱、懂事,对老师特别尊敬,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身为一个教师的神圣感和成就感。每次出门,我都得随时应付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你好”的声音,看着学生们那清澈纯洁的目光,我心里十分感动,所以每次都尽量给他们回应一声,学生们每次听到我回答的“你好”之后,都嬉笑一番,嘴里念叨着“你好、你好”四散而去……

      当然,这些孩子也并不总是这么可爱的。在最初的几次课里,所有的学生都怀着极大的热情很配合地来上课,但是时间一长,大概过了两个星期吧,让人头疼的事就发生了,一些调皮的男生失去新鲜感之后,开始恢复了“泰国学生的本性”,真是散漫、放肆,那种场面让我这个做了十几年调皮学生的“老油条”都叹为观止!一次在那个“最活跃”的班的课上,我在上面讲课的时候,下面几个男生在桌子上竟然来回推起了乒乓球,还有互相推搡,吹口哨的,课堂秩序非常混乱。我努力地想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黑板上来,都没有成功。那一刻,心情非常沮丧,产生了严重的挫败感。女生们都还好,非常认真,但是那几个男生弄出来的声响实在太大了,我大声喊着要领读拼音,但和者寥寥。我强压下“体罚”的冲动,对着黑板闭目片刻,念叨着“这个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后来,我终于找到了改变这个班的方法了,说起来,还要感谢一下美国人的“乒乓外交”政策,因为我走的就是这个路线,看到下课后他们几个男生在操场上打乒乓球,我便凑了上去,这些学生还真是不记仇,虽然上课的时候瞪了他们好几次,这个时候依然很热情地招呼我一起打。我当然不会客气,想当年我就是双学位班男生中少数的高手之一,保守估计排名都在前五名了,怎会怕这些刚上初一的小毛孩。当然他们其实打得还是不错的,刚开始,可能是由于太长时间不玩了,所以发挥得不是很好。但是要说起乒乓球来,谁不承认我堂堂中华绝对是“天朝上国”。等我找到了手感,恢复了实力,就开始打出了水平、打出了国威、打出了我泱泱中华的风采……以后的日子里,我就经常过来和他们一起玩,每次都有很多学生过来围观,女生们都给我鼓掌加油,我也是大展神威,彻底将那几个调皮的男生给镇住了,跟他们熟悉了以后,他们在课上便开始很配合我的教学了。到目前为止,这个班的课堂表现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过程和结果都证明了美国人“发明”的“乒乓球外交”的长久生命力。
       ……

       泰国的生活还在继续着,我独自一个人奋斗在这个偏僻的中学里,看到其他人都能时不时地相聚,一起去海边、一起包饺子、经常去趟曼谷巴提亚什么的,有的时候我真的非常羡慕他们,我并不在乎生活条件多么艰苦,事实上我这里过得还算不错,除了没有空调、屋子破旧一点到处都是缝隙,其他的电器倒是都全了,我自己还出钱购置了一整套的厨具、调料什么的,可以经常做点中国饭菜满足一下“口舌之欲”。很多时候,让我感到难受的只是跟同学们相距如此之远,以至于见一面都是如此困难,每次听说他们一起出去玩儿的消息,我都努力地想象他们在一起的场面该会有多么温馨,多快乐。当然,这帮兄弟姐妹也没有把孤独在外的我忘记,刚开始的时候几乎是轮流给我打电话,我到学校的第二天晚上,凡是听说我被分到北部的同学,包括姜书记、远在国内的泰语老师——张黄氏都给我打来电话,安慰我,让我很感动,我现在非常期待计划中的全班大聚会的日子,希望我们在泰国的各位兄弟姐妹一切顺利,记得多联系……

[作者:张晓辉      编辑:马晓乐       来源:孔子学院工作办公室]

作者:dengjiangtao      来源:国际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