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ak Daeng的乡村教师
发布时间:2007-06-27 点击次数:

                                         

                                                             一
      5月21日。车已经驶出了曼谷,缓缓行驶在去往Pluak Daeng的公路上。来接我的老师为了让我看看公路两边的风景,特意将车开得很慢。车里流淌的冷气和《斯长布罗集市》的音乐,使我渐渐忘却曼谷昨夜的溽热和离别的失落,烦躁的心开始平静下来……

      老师让我叫她Pi Chan。三十几岁,话不多,总是以一种很慈爱的眼神看我。看上去很像田间耕作的农妇的她,微笑起来有着孩子般的单纯。也许就是这种单纯和随和,让我感到踏实和亲近,我丝毫不觉得她陌生,那种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外国人该有的陌生。这倒让我很意外。老师很好学,路上很快就学会了几句简单的中文“你好”、“谢谢”、“不客气”、“再见”……下车的时候她就用中文跟司机“再见”了。 ……

      到达Pluak Daeng的时候已经五点多。跟着Pi Chan到校长室报到,了解了一下学校的情况。出来的时候,惊喜地看到绚丽的晚霞映红了整个校园,天边出现了一座绛红色的云堡。Pluak Daeng的傍晚美得让我心里一颤。

                                                             二
      Pluak Daeng是罗勇府的一个市。我所在的Pluak Daeng Phittiyakom School位于西北角,是一所比较偏僻的乡镇中学。于是我成Pluak Daeng的一个乡村教师了。

      我的初中也是在一个小镇中学读的,第一个晚上想得最多的便是我的初中时代,和教过我的那些老师。我在想我当时喜欢什么样的老师,我也想知道这儿的学生会喜欢什么样的老师。

      第二天,在泰国的红、白、蓝三色旗下,我告诉他们,我来自中国,那个距离泰国并不遥远的非常古老非常美丽的国家……说着这些的时候,虽然没有热血沸腾,但心里着实有了一种从未体会到的自豪感和使命感……

     我暗下决心,一定不要辱没了汉语教师志愿者的名号。

                                                               三
      学校每天早上都会有值勤的老师站在校门口迎接学生到来,放学的时候再到门口送别自己的学生,虽然外教可以除外,但是因为喜欢这种人性化,当一位老师邀请我跟他一起迎接学生的时候,我欣然同意了。
这一天,让我意识到一句简单的问候和一个微笑的力量原来是这么强大,当你微笑着对自己的学生说一声“你好”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是这么的喜欢自己的学生。嘴角微微上扬的一个动作会改变你看待事物的心态,一声“你好”就把自己的爱心唤醒了。

      尤其是当看到老师细心地帮顽皮的学生系上开了的扣子、整理乱了的头发的时候,我真的非常感动,那一刻,我真真正正地感到了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关系可以这么亲密。

      时间久了,我更是深深体会到了这儿的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是多么自然。学生对老师很恭敬,老师也是用心关爱着自己的学生。外语老师的办公室就在教学楼上,老师跟学生们是零距离的。办公室的门上挂着一个指示牌,上面写着“Tell me more”,提醒着老师为学生服务的宗旨。

      不到一天,学校里的所有老师和学生都会说“你好”了。刚开始的时候我特有成就感,一进校门,“你好”的问候声就从四面八方扑过来,花坛边,走廊上,餐厅里,操场上,走过去很远了,持续不断的“你好”声还是促使我不断回头去回一句“你好”……可是渐渐的,我的成就感就荡然无存了,虽然我还是会很开心笑得很灿烂地回一声“你好”,可是心里却在敲鼓,我都教过那么多问候语了,学生们还只是乐此不疲地说这一句……是我没有教会他们呢,还是他们就想逗我?除了“你好”,经常还会冒出一句“我爱你”,我只好做着鬼脸回一句“我也爱你们”……

      时间不久,学生们就跟我混熟了。尤其是课下,有时候让我感觉很舒心。我坐在办公室里,学生们在走廊上老远就喊“你好”,没课的时候,我在办公室上网,他们也会跑过来围在我身边,看我发邮件,听我MP3里的中国歌曲,跟我合影,逗着我说泰语,女孩子干脆把胳膊伏在我腿上……有时候天太热,有细心的女生还在一边给我扇风。并没有来之前听说的所谓等级感,反倒觉得很亲切,一点儿都不别扭。从宿舍一路走到学校,耳边“你好”、“你好”的问候声不断,有些调皮的男生甚至“niao”、“niao”地怪叫,倒也让我觉得十分有趣……

                                                                四 
      熟归熟,泰国学生的淘有时候真让人无法忍受。“你好”的新鲜劲儿刚过,我就开始意识到我的学生是多么难教了。来之前学姐就告诉我泰国的学生不爱上课,他们学习效率很低,五分钟能做完的一道题他们会做上几个小时……当时没什么概念,现在才亲眼见识到了泰国的学生是怎样的不爱学习……

      我教一、二和六三个年级共19个班,教室里永远都是闹哄哄的。我不得不感叹,这儿的学生真是太率性太活跃了。我的教室课桌编排按照“小组互助式”,少则三四个人,多则十几个人围坐一张桌子。有时候学生太多,椅子不够,学生们就席地而坐,有调皮的学生甚至干脆就躺在地上……一般想学的学生喜欢围坐在讲台上,有时候我要来回走动一下都很困难。

      起初,习惯了课堂秩序井然的我一点儿都不能忍受教室里闹哄哄的。课上很多时间都浪费在维持课堂秩序上了,结果学生们非但没安静下来,我自己倒是气得不行。给同学打电话,也不时听到我们班的女生被气哭的消息。

      静下心来再一想,越淘气的孩子越有灵性,让他们都安安静静地坐着听课,反而会扼杀他们的灵气。孔夫子的“因材施教”是两千多年前就提出的。

      于是,我开始根据每个班级的实际情况采取不同的教学方法,制定不同的课程进度。吵闹爱玩的班级就领他们做游戏,甚至以玩为主,在玩中学到点儿东西;喜欢画画,就让他们多画,画学到的水果,画学到的动物……有一次最吵的二年级六班的学生挑战我的泰语,于是我趁机跟他们比赛,我用泰语说刚学过的词语,他们用汉语说出相应的词语。

      泰国的老师似乎不太在意这些。学生在课堂上打打闹闹,甚至出入,老师都不怎么管。不知道他们的底线在哪儿。所谓的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是这样的“不在意”培养出来的吗?

                                                                五
      Pluak Daeng的傍晚,热浪已经退了,风凉凉地刮着,调色板一样的火烧云染红天空。四周都是高高大大的热带植物,长满阔大的绿叶子……傍晚放学后,一个人坐在操场上听会儿歌,看会儿泰语,或者其他的书,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干,就看着夕阳胡思乱想,心里也非常自在……

      泰国人似乎很会享受生活。很多个晚上,我都会到Pi chan家吃那种名叫“木羊高丽”的火锅和烧烤合而为一的东西,上面烤,下面涮,虾、鱿鱼、蟹肉、猪肉、粉条、白菜什么的都有;或者烧烤海鲜,硕大的虾和鱿鱼放在烤架上烤。白天上完一天的课,晚上住得近的几个老师聚在一起,边烤边吃,边吃边聊,这样的生活倒也很有情趣……这种情景在我们那儿少见吧。

      时不时地,住在学校宿舍的老师还会举行个小型Party,野餐烧烤、各种小游戏、吉他……虽然听不懂歌词,但我还是听得挺感动的。或许是这氛围打动了我,也或许是自己心底的某种感情被激发出来了。坐在这儿,安静地听着歌、look at the sky and ask stars……心情忧郁而感伤,很沉静,白天的辛苦或者不好的情绪都会像潮水一样退去,很有回归自然、很田园很乡村的感觉。

     然后在两只不知道谁家的狗的陪伴下,回到绿树掩映的小木屋,在蜥蜴和青蛙的叫声中沉沉睡去。

     所以,在这儿会想家,但并不觉得孤独。


 

[作者:刘洋         编辑:马晓乐        来源:孔子学院工作办公室]


 

 

作者:dengjiangtao      来源:国际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