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教师节
发布时间:2007-06-26 点击次数:

   
      2007年6月21日,我们来到泰国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也是在这天,我们在泰国度过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教师节。

      按照我所在的达叻府女子中学的传统,每到教师节前后,学校都要举办盛大的活动来表达对老师的感激和尊重。21日早上八点,我和文文便穿着头天晚上准备的白色衬衣来到会场,看得出来大家今天都是盛装出席,老师们统一身穿蓝色衬衫,清爽而有活力,很多老师还佩带了非常漂亮的首饰,让我只觉得眼前一片珠光宝气,金灿灿的耀眼极了。我想,这也许就是泰国人的风俗,在他们看来,黄金首饰是地位与财力的象征,也是增加自己光彩的一种方式。

      在校长的指引下,我们和其他老师一样,面向全校学生在台上就座,学校各位领导和当地教育官员在前排就座。都说泰国人非常注重尊卑等级,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就连领导们就座的位置也是按职位高低一字排开,一点儿差错都不能有。

      大会开始,首先是全体起立,面向国旗的方向高唱国歌,然后行合十礼敬奉神明,聆听神曲。祈祷仪式结束,坐在前排第一个位置的政府官员为神龛点燃香火,并行跪拜礼。

      需要说明的是,我所任职的中学是一所佛教学校,学校里的绝大部分师生都信奉佛教,每天早上的早会,除了升国旗唱国歌,就是诵读佛经和聆听神曲,这已经成为学校的传统。我和文文每天早上都会参加早会,我很喜欢聆听神曲,那是一种充满了泰国风情又极为纯净的旋律,我觉得每天一听,有荡涤灵魂、强身健体之功效~~呵呵,开个小玩笑。

      接着,富有泰国特色的音乐响起,大会的主题活动上演——学生们开始上台向老师敬献鲜花。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此鲜花非彼鲜花,绝对是您在花店里见不着的。为了举办这次庆祝会,学生们要停课一天半左右的时间,然后以班级为单位,自行设计六种花篮,作为庆祝会上敬献给老师的礼物。应六年级三班学生的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参加了编制花篮的活动。具体的制作方法是:先用铁丝按照一种至今我还是闹不明白的方法缠成一个半球形,然后固定在用木板钉成的小盒子上。而后,将鲜花花瓣一片一片地小心粘贴在放在铁丝球里的海绵体上,不时还要装点上一些香草,然后将烛台和用小木棍联结成的小篱笆插在鲜花中间,再作一下调整,才算大功告成。在设计制作的过程中,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的神啊~~!”,因为这帮学生实在太了不起了,只用几块木板、几束鲜花就可以设计出非常漂亮的花篮,至少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这是一群充满爱心的天使设计和制作的礼物,而这份殊荣属于老师,在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心里充溢着一种幸福感。

      话说学生们按照所在班级的顺序,依次上台向老师敬献自己制作的鲜花,每组六人,上来的学生首先要向供奉着香火的神龛行三次跪拜礼,然后每人双手捧一个花篮,跪行到在前排就座的诸位学校领导面前,行合十礼,而后敬献花篮。

      在领导们的身后,还跪着一排学生,因为花篮非常多,台上根本放不下,所以他们主要负责将献上的花篮传递出去。所以整个活动其实就是学生跪献鲜花,校领导们接鲜花、学生递鲜花的过程——但我觉得这很神圣,因为这代表了学生们对老师的一种情意,也代表了泰国礼待教师的一种国民态度。想想在国内,虽然每年也有教师节,但大多是学生送给老师贺卡或其他小礼物表达一下自己的祝福,像这样隆重的仪式和由学生亲手制作的鲜花礼物却是很少见的。

      在泰国,教师这一职业属于政府公务员,但又有着很大的不同,那就是教师深受全国人民的尊重,这也是为什么我常常会在学校办公室看到,学生是赤着脚、跪着向老师请教问题或询问事宜的。但同时,老师对待学生又非常地亲切,从校长到每一位老师,和学生交流时,常常会握着学生的手,以非常亲切的语气微笑着和学生交谈,那种神情与其说是老师对学生,不如说是父母对子女,而学生即便是跪着的,依然非常活泼,还常常笑得前仰后合。

       鲜花仪式完毕,学生唱颂歌以对老师表示感谢,然后是政府官员讲话,随后进行颁奖仪式,奖励在学习中表现突出的学生。

      大会结束,老师来到休息室参加一个短暂的茶会,享用一下泰国甜甜的咖啡和精美的点心(顺便提一句,这里几乎所有的食物都很甜,甜到让我觉得受不了,啥都不加的《雀巢咖啡》喝起来像放了五六块糖的样子,真不知道那些标注“加甜”字样的饮料食品会甜到什么地步)。 然后,教师就可以回家休息了,只不过学生还要留在学校等待放学的时间,不过今天是个特例,学生们可以尽情地玩,而他们玩的方式和国内还真的是十分不同——每一种游戏都有学生负责专门击鼓以鼓舞士气,无论是接歌、猜谜还是瞎子摸象等游戏,输了的人,脸上都必须被抹上厚厚的油彩,想象一下吧,整个校园充溢着欢笑声,还有那么多可爱的、五彩斑斓的人儿,这该是一幅多么奇妙的画面。

      这就是我在泰国度过的第一个教师节,虽然平淡,却也是颇具异国情调和洋溢着温馨气息,让人难以忘怀。

[作者:周汶霏       编辑:马晓乐      来源:孔子学院工作办公室]

作者:dengjiangtao      来源:国际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