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爱的人——记赴泰汉语教师志愿者
发布时间:2007-06-07 点击次数:

      到了泰国才知道所谓阳光究竟是怎么回事,白色的太阳给人凛冽的感觉,身边的一切都因阳光而有了温度,变得炽热而耀眼。没有课的时候我常眺望学校对面泛着波光的湖面,看到远处有些雾气蒸腾的高楼大厦,想象同在阳光下却身处泰国各地的同伴们,此时此刻是否正站在讲台上,边微笑边一字一句地重复着:你好、谢谢……

      时常翻看我们在到岗欢迎会上的照片,每一张脸上都写着兴奋与自豪。可惜少了下午分别时的场景,只记得当时每看到一张微笑着说再见的脸,鼻子就会酸好一阵,根本没有心情再拍下些什么。唯一的一张是史健在帮袁凯系领带,很有一种亲人的感觉,每次看到都觉得心里暖暖的。不知道现在男生们打领带的技术练得怎么样了,那条领带不会到现在都保持原样吧?

      袁凯一度被大家认为是最幸运的一个,学校是泰国数一数二的男校,位置又在市中心,周围有人来人往的大型超市。可是热闹背后总要付出代价的,比如高昂的物价和拥堵的交通。作为我们之中唯一晕车的一个,他现在每天都要在公交车里晃40分钟才能到学校。这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可惜曼谷不堵车的概率并不比下雪高,不敢想象他每天要在蒸笼似的车厢里闷多久。不过他倒还是挺乐观,说自己每天已经晕习惯了,说不定过不了多久晕车的毛病就能不治而愈。而且还特自豪地跟我讲,他已经和宿舍楼下的小吃摊建立了稳定的供求关系,并通过自己的泰语成功使已经吃了半个月的蛋炒饭出现了可喜的变化。

      更乐观的要属晓辉了,虽然阴差阳错地被分配到了靠近老挝边境的难府,可他在那里很有人缘,打电话的时候时常能听见别人的问好声。而且在当地7月份举行的汉语演讲比赛中,他还要过把评委瘾,想想他以前在课堂上侃侃而谈的样子,真是期待张评委的精彩点评啊。学校位置偏僻,买东西很不方便,周六周日的伙食也成了问题,不过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他这个大男生也置备了锅碗瓢盆,并且就地取材,曾经创造性地把米饭和方便面炒在一起。现在和他打电话主要就是就私家菜的研发问题做深入探讨。樊凡、吴剑、萌萌也都有了自己的小厨房,不时能感受一下家乡的味道。当然心得体会也不少,比如泰国的西红柿太小,芹菜太贵,香油、麻酱难找等等。想想他们围着锅台忙碌的样子不禁心中窃喜,看来聚会的时候不用愁没大师傅了。

      来曼谷的第一天,就已经见识了“热带动物小乐园”的规模:成群结队的蚂蚁、超大号蟑螂、趴在墙角的壁虎和随时准备发起攻击的蚊子。本以为自己也算见过世面了,可是当晨光告诉我他的浴室里盘踞着两只大蜥蜴的时候,我还是感到头皮阵阵发麻。不过他现在也已经深谙和小动物相处的和谐之道,每天回家都会先敲门,让邻居们各就各位再说。记得大家刚到各自宿舍的时候,打电话问候都会先问:你的房子是木头的还是石头的?怎么听都有点返古的味道。而如果住在木屋里,注定邻居就会多一点,小虫们可是无孔不入的。想想晨光那个大高个儿尚且心有余悸,同样住在木屋的女生们要过这一关更不容易吧,继阳、雯菲、文文、赵畅、郑淼、晓洁……真是勇气可嘉。好在这方面我们也不缺少聪明才智,比如赵畅就发现痱子粉对付蚂蚁有奇效,相信还有很多对付蚊虫的办法会被大家陆续发掘的。

      难得有机会上网,竟然在MSN上碰到牛聪,很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例行询问了彼此的近况后,我们开始聊一个让我颇感意外的话题——教学法。想想我们做了四年同学,这么认真地谈起专业问题还是第一次。泰国的学生实在太活泼了,这是我们共同的感觉。媛媛教小学,孩子们经常会抱住她然后用泰语说个不停;我的学生还算文静,就是几个男生上课的声音比我还高,常常课上了一半嗓子就哑了;连一向温柔的赵畅也学会大声说话和温柔地瞪眼了,可见他们调皮的功力。所以怎么制服这帮小家伙们也成了我们的主要话题,大家群策群力想了不少妙计:把泰语解释写在教案上,学生不懂的时候就让课代表念给大家听;提问正在说话的学生,让他们措手不及;领着学生唱《甜蜜蜜》,激发对汉语的兴趣;适时板起面孔,让他们感受一下师道尊严;和他们聊F4、包青天……每次听到学生拖着长长的腔调说“老丝(师)你好”或者干脆大喊“老丝(师)我爱你”的时候,我想会是我们笑得最甜的时候。

      走之前曾经把大家按地区分组,发现只有岳霞一个人被孤零零地分到了一个地方,不过后来知道她工作和生活的条件都非常好,觉得放心了很多。偶尔打电话,她却说自己不习惯泰国的饮食,非常非常想家。当时借住在老师家,为自己没有着落而心焦的我还感叹:想家是多么奢侈的一种心情啊。直到我有了自己的小屋,周末百无聊赖一个人对着墙发呆,才终于能够真正体会到这种想家背后的孤单和无助。与平日忙碌的上课备课相比,周末反而成了最难打发的时光,所以习惯周末的时候把手机开到最大声,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不错过任何一个温暖的问候。泰国要大选了,汶霏打电话来让我注意安全;搬家那天晓辉、袁凯、向涛挨个打电话过来问我安顿得怎么样了;樊凡说泰国水果容易上火,告诉我吃的时候悠着点;盛蕾说要我注意身体,而她却是我们之中身体最弱的一个……当然我也经常会挨个打过去骚扰一下,只是想听听他们的声音。向涛成了罗勇府的“省长”,刚刚组织大家聚了一次,我也筹划着过两天找袁凯、岳霞他们在曼谷见个面,感受一下泰国的美食,毕竟除了蛋炒饭和零食,这里还是有不少值得一吃的东西。

      最近在春舞里府的同学们又添了新舍友——云南师大的实习生们,希望大家能相处愉快。方雪学姐的学校又给她们加课了,她们还吃得消吗?几天没有听到文静和刘洋的声音了,要打电话问问她们怎么样了,不过不打也知道,她们一定会说“放心,我这边都挺好的,你也多保重”。是啊,我们都会好好的,因为你们如此可爱,因为我们亲如一家。

[作者:矫雅楠          编辑:马晓乐         来源:孔子学院工作办公室]
                                                            

作者:dengjiangtao      来源:国际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