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去泰国
发布时间:2007-04-20 点击次数:

                         
                                    ——我们是汉语的使者
            
  再过一个月,我们教育学双学位班的26位同学就将分赴泰国和法国,开始为期一年的教学实习,在这一年里,我们将作为国际汉语教学的志愿者,为推动当地汉语教学的发展和中华文化的传播而工作。这将是怎样的一段经历?那片陌生的土地将以怎样的方式迎接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现在,我和我的同学们已经翘首以盼。我们相信,这必将是一段美丽而充满挑战的经历。
  能在大学里获得这样一次机会,对我而言是十分难得的,而这个机会的获得还要从山东大学国际教育学院2005年推出的教育学双学士学位班说起。我们是它的第一批学生。这个项目是山东大学人才培养模式上的创新,抓住了近年来随着我国的迅速崛起而引发全球汉语热的大趋势,以培养适合海外汉语教学语推广的复合型人才为目标,采用“2+2+1”的培养模式,即1-2年级在原专业学习,3-4年级开始同时学习教育学专业课程,第五年以志愿者身份赴海外毕业实习。此外,该培养模式还设置了50%的硕士推免名额。我们毕业后,可以在继续在国外续约留任,回山大深造和从事与原专业相关的工作三者之间做出选择。
  教育学双学位与传统的单纯对外汉语专业的培养方式相比,我觉得还表现出了培养周期短和培养复合型人才的优势。它充分利用了我们原专业的教育资源,只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传统的人才培养方式要用四年才能完成的任务。同时,教育学学位也更符合国际上对教师学位要求的惯例。来自不同学院的我们在这里进行交流,不同学科背景的知识得以交融、碰撞,我们的知识结构更加丰富、合理。据悉,这种培养方式已得到了教育部的认可,周济部长不久前在对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的工作汇报中指出:要以辅修专业、双学位的方式培养大批国际汉语师资人才。
  我们这次出国实习,受到了《香港大公报》、《济南时报》、山东政府网站、山东卫视海外频道、山东教育电视台等众多媒体的广泛关注,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我还借机在电视上露了一回脸。现在,我们正在进行泰语、中国传统手工艺制作等方面的培训,对我们而言,现在的任务就是做好一切准备,迎接挑战。虽然有许多奇妙的东西在等待着我们,但我们也深切地知道,志愿者意味着责任和使命,前面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有许多困难要我们自己去克服。语言、文化、饮食、环境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要尽快适应,而如何从容应对初到的孤独感和人际交往中的障碍则是我们在教学工作之外须要解决的最大问题。
  已开始的泰语培训,已经让我初步体会到了这门陌生语言的难度。之前,有同学戏称泰语像鸟语,现在不得不对她的调侃保持一定的赞同。就像西方人写汉字如同画画,我们写泰文的时候同样有一种画画的感觉,但泰文不像汉字那般方方正正、横平竖直,而代之以更多的柔美的曲线,而且他们的许多字母真的很像各种姿态的鸟儿!另外,泰语说起来,感觉也像许多南方方言一样旖旎婉转,确与鸟儿的啼唱声有几分相似。这极好地证明了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字与当地自然环境的关系。出门在外,与人的交流沟通是最重要的,而语言则是人际交往的第一工具,所以,尽管有些难度,尽管我们更多的是汉语授课,但我们还是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掌握尽可能多的泰语。不要小看一两句泰语,到时候可能对我们的生活和教学都大有裨益呢,起码它能使我们得到当地人更多的尊重。否则,到那儿就要变哑巴啦!
  泰国是一个佛教国家,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与信仰。我们现在有泰国国情这方面的培训,但更多的还要自己去体会、感悟。想想几天前,对泰国的印象还仅仅停留在人妖、普济岛、佛教等几个名词上面,现在通过各种方式,我对泰国有了更新的了解。跨文化交际,最重要的是能够尊重、包容对方的习惯,遵守当地的风俗,对我们对外汉语教师而言,还要求不能丧失自己的民族特色。这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寻找一个最佳结合点。
  相对于迥异的人文环境,自然环境同样是我这个北方娃要注意的。泰国是一个热带国家,大部分地区全年的最低气温也有20多度,到了雨季,还要面对阴雨连绵的潮湿天气。同时,泰国的热带“小动物”也不少,以前曾有一位志愿者说自己住在动物园里,什么虫子、蛇之类的都可能遇到。另外,我们还要抵御当地的传染病以及各种诱惑。这样想想,我们面临的问题还真不少。不过,这些困难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关键是我们的心态,毕竟我们已经掌握了一身本事,毕竟在我们的背后还有带队老师、中国驻泰使、领馆以及我们伟大的祖国为后盾,我们需要的是从容的心态,我也相信“宝剑锋从磨里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挫折与磨砺本身就是这次经历的内容之一,也是“志愿者”的题中之意。
  泰国的人妖是否真的那般妖娆,那里的人们是否友善,那里的水果能否让我们一饱口福,大小排挡里酸酸的泰国美味是否合我们的胃口,虔诚的僧侣是否随处可见,我们是否也有机会以象为骑,那里有怎样的热带旖旎风光,清迈的宫殿是否辉煌,普济岛又是怎样的妩媚……夜深人静之时,我也会美美的憧憬。然而憧憬归憧憬,或许这些美妙的东西都不会少的,但是前提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那边的教育水平是怎样一番状况,那里的孩子是否热爱我们的汉语,是否听话,那里采用怎样的教学方式,教学设备是否完备。当我们踏上那片土地,我们代表国家、代表山东大学,我们肩负的是神圣的使命,来不得半点马虎,更不能玩物丧志。在那里,“中国”两个字将在我们的心中有更重的分量,我们将不负祖国重托。诚如国际教育学院黄副院长对我们说的:“你们要以为国奉献、历练自我的精神,去那里建功立业。”
  我相信,通过在校的学习,我已经掌握了足够的本领,此刻心中已经感受到这次经历的可人模样,只等着振翅飞翔,将自己的所学奉献于汉语推广的伟大事业。从某种角度讲,我们就是汉语和中华文化的“传教士”,无论是到小学、中学还是大学,也无论是去亚洲、欧洲还是美洲,我们肩负重担。我们像蒲公英的种子,时候到了,就该乘风飞扬,飞向世界各地,将汉语的种子播撒。
  到明年3月份之前,我将在泰国度过每一个日出日落,那里有渴望学习汉语的孩子等待着我们……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他们那眼神。
一门语言,一种文化,一场友谊,一缕情结,一段美妙的旅程……一位网友在他的博客里谈自己对泰国的印象时写到,泰国像榴莲,这个榴莲是怎样的滋味?看我们的后续报道吧!

[ 作者:牛聪  来自:2005级教育学双学位班  

作者:dengjiangtao      来源:国际教育学院